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95章 結局十九

作者:萌萌喵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白云吟與遲宣重因為婚禮的事忙碌,日子過的甚快,終于到了婚禮那一天。

    兩人的婚禮是在遲宅的外圍舉行,遲宅將外邊的草坪空地全部圍起來,搭成一個的溫馨漂亮的婚禮場地,婚禮現場以白百合裝點,深意是百年好合,透著清香怡人芳香。

    早上十一點時分,穿著白色婚紗的白云吟坐在休息室,由伴娘喬萸在一旁陪著,今天喬萸打扮的也異常嬌美,透出一股清新的氣質。

    這時,傳來喬萸的嘆聲:“新娘今天很美,但是臉上沒有笑容。”

    白云吟望了她一眼,擠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我太緊張了,而且這婚禮又搞的如此盛大,我是個二婚,所以笑不出來。”

    喬萸笑了笑,“真的緊張嗎?你心里清楚你為何沒有笑容,云吟,如果現在反悔還來的及,我看的出來你不喜歡遲宣重。”

    白云吟剜了剜她:“你怎么現在與我說這個?”

    “我看著你強裝笑顏,心里難受,如果說要我選擇,我就寧愿你嫁給郁靖南。我感覺遲宣重帶著一股陰森之氣,非常不舒服。”

    “萸萸,現在到了這個時候,你就別說這些了,不可能反悔了。”

    “為什么?”

    “我與他爸爸簽了承諾書了。”白云吟嘆了嘆。

    “你簽什么承諾書了?”喬萸訝異問道。

    “就是不反悔結婚,他不反悔給股份,那個具有法律作用。”

    “他現在還沒有給股份你,你就算反悔他也沒轍。”

    “我反悔的話要賠償。”

    “靠,你怎么會簽定這樣的協議。”

    “我當初不是因為股份的事嗎?只想著只要能把股份拿到手,反正中途我是不會悔婚的。”白云吟臉上帶著一股暗然。

    喬萸一別抓狂,走了幾步,沒有再說話,這時白云吟又嘆道:“我今天沒有笑顏,是因為前兩天郁靖南他說他手中有榮華的股份,讓我取消這次婚禮,可是我拒絕了,我不知道我這樣做是對還是錯,總之我就非常混亂。”

    “什么?他有股份?”喬萸張大又眸,盯住白云吟。

    “嗯”她點了點頭。

    “既然他有股份,為什么不早點告訴你?”喬萸也問出了白云吟的疑問。

    “我也不知道。”

    “那你沒問他?”喬萸問。

    她用無奈的眼神回應:“我問了,但他沒說。”

    “會不會他是最近才拿到的股份,所以現在才來要求你。”喬萸接了話。

    白云吟這時才想到這個問題,突然怔忡著。喬萸繼續道:“如果他是最近才拿到的股份,那就不過份。”

    白云吟整個人懵了,當時腦子太亂,她真沒想到這個原因,不過就算想到,她又能答應他的要求嗎?

    “云吟,你現在得好好考慮。”

    “可是現在這種時候反悔,對遲宣重是一種傷害,他對我真的很好,婚紗照都依了我的意沒拍,用電腦合成,我所有意思他都照做了,我現在怎么能突然反悔,如果我反悔的話,他一定會受到重傷,上次他因為我的事,已經讓他出事了,我現在真的做不出來。”白云吟一副急促,一副不安。

    喬萸嘆了嘆,“如果一個男人這種事都承受不了,就要自尋短見,那么他不是個很會拿喬的人,就是個儒弱的男人,但是看著他不像儒弱呢?”

    喬萸的話中有話,白云吟當然聽的出來,如果說遲宣重會拿喬,但是現在她看不出他拿喬的地方,儒弱嗎?就像喬萸說的一樣,不像。

    只希望遲宣重不要騙她,否則的話,她永遠不會原諒他的。

    正在這時,遲宣重走了進來,笑道:“云吟,時間到了,我們出去吧!”

    兩人之間的談話到此中斷,白云吟這時勉強露出笑意,無奈的站起身。

    “那我們出去吧!”她道。

    “好。”

    遲宣重牽著她,喬萸跟在兩人身后,走出了休息室,再走遲宣重的屋內,往搭建好的婚禮主席臺行去。

    白云吟望著前邊的路,是鮮艷奪目的紅色,現在她希望這紅地毯永遠走不到盡頭,這樣,她就不會再做出艱難的選擇。

    空中揚著結婚進行曲,兩人伴著這結婚進行曲慢步緩行,白云吟只覺的腳步異常沉重,臉上沒有過多的喜悅,反倒是一旁的遲宣重,滿臉笑意,朝賓客點頭。

    紅毯有盡頭,所以當兩人走到盡頭時,已站在主婚臺前,證婚人是法律界的老者,一臉和悅,等待著兩人宣誓后,見證兩人簽下一生。

    “遲宣重先生,你愿意娶白云吟小姐為妻,一生愛她,不管生老病死對她不離不棄嗎?”

    遲宣重目光炯炯有神笑應:“我愿意。”聲音異常響亮,飄蕩在空中,溫馨異常。

    接著證明人轉對白云吟:“白云吟小姐,你愿意嫁給遲宣重先生一生愛他,不管生老病死都不離不棄嗎?”

    白云吟手心沁著汗水,帶著的雷*絲手套,已經打濕,她低著首,腦子里一片空白,她想說話,但是喉嚨里發不出聲音。

    遲宣重低首望著她,湊到她耳旁:“云吟,你不用緊張,只要說愿意就行。”

    人群中已傳出議論聲了,這時,臺上的證婚人又再次問了一聲:“白云吟小姐,你愿意嫁給遲宣重先生一生愛他,不管生老病死都不離不棄嗎?”

    “等等。”突然高吭響亮卻又帶著低沉的聲音打斷這宣誓。

    這聲音對白云吟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他果真來了,他想干什么?

    一旁的遲宣重轉首望去,對著郁靖南冷漠應了一聲:“郁總裁今天不請自來,如果是來送祝福的,遲某人很開心,但是如果是來搗亂的,我會將你趕出去。”

    郁靖南一臉淡笑:“我是來送禮的。”

    “哦,那既然是來送禮,請你在一旁便可。”

    “不,這份禮一定要當眾打開,不然的話就浪費了我的心意了。”郁靖南的聲音很輕澀。

    這份輕澀讓遲宣重意識到,這非同尋常,郁靖南的禮物絕對是他不想看到的,想到這兒,心里一驚,直喊。

    “郁總裁你的禮物先放一邊,別耽誤了我們的吉時。”遲宣重冷色道,然后轉身。

    郁靖南冷笑一聲:“遲少是做賊心虛不敢看這份禮物吧!”

    遲宣重猛怔,轉身厲色道:“郁靖南,這兒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白云吟站在一旁,看著兩人煙火彌重,才勸道:“遲宣重,別動氣。”

    “云吟,你別擔心,我會把他趕走。”

    “我都還沒有說是什么禮物,你那么緊張做什么?”郁靖南輕僥道。

    “不必了,你趕緊走吧!”遲宣重再也無法淡定了。

    白云吟想著他曾說過的話,于是頓住,對遲宣重道:“不如先看看他說的是什么禮物?”

    遲宣重錯愕的望著白云吟,“云吟,他擺明是前來搗亂的。”

    “這么多人在這兒,人家都還沒說是什么禮物,就趕人走,好像有點說不過去。”白云吟小聲道,其實她很好奇這份禮物,也想看看郁靖南拿什么讓她難堪。

    前邊的郁靖南不再等他回應,于是喊了一聲:“把禮物帶上來吧!”

    片刻,只見有幾個陌生人走了上來,當遲宣重掃見來人時,臉色瞬間泛白,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只見其中一個陌生男子對著遲宣重做揖:“遲總,你沒想到我還活著吧!”

    眾人聽著男子的話,已開始不斷議論,這時男子又道:“遲總,我當初受你指使,暗中買下繭絲氧布,讓市場無貨,榮華才會因為沒有繭絲氧布而損失慘重,但是我幫了你這么大的忙,可你竟然恩將仇報,派人追殺我,你真的是陰狠毒辣呀!”

    遲宣重泛白著臉色,但依舊挺直身軀,狠道:“郁靖南,別隨便找個來人污蔑我,破壞婚禮現場。”

    白云吟這時轉過身,一臉蒼白,望著剛才說話的男子,不語。

    現場突然間寂靜,風聲掠過,異常清晰落入眾人耳膜。

    同時還傳來郁靖南的冷笑,一臉狠冽:“把繭絲氧布的老板帶上來。”

    接著又一個陌生男子走上前,郁靖南指著剛才說話的男子冷聲問道:“響先生,你認識他嗎?”

    “他就是買下全部繭絲氧布的那位經銷商呀!當時他不讓我保密不告訴他人他的名字呢?”

    “好,謝謝你說了真話。”郁靖南一臉笑意。接著他轉對一臉蒼白,驚駭表情的她,低冷一聲。

    “這位正是賣繭絲氧布給榮華合作的生產商,現在你應該清楚了,榮華的損失一切都是你要嫁的人背后操縱的,白云吟,你是不是特別愚蠢。”

    白云吟亦沒有回視郁靖南,視線失去了焦距,定在那位生產商臉上。

    郁靖南趁熱打鐵,低沉的聲音再次揚起:“請那位醫生上來吧!”

    接著又一位男子走了上來,一臉驚慌,走到遲宣重對面,不敢直視他,郁靖南不給眾人訝異的份,直截了當盤問:“李醫生,當初遲宣重出禍,腿真的是有問題嗎?”

    男子打了個顫,吞吞吐吐道:“不是。”

    “那么說他的腿是裝的?”郁靖南問。

    “是。”

    “他除了腿是裝的,還有什么是裝的?”郁靖南陰冷道。

    那醫生如驚弓之鳥的望了一眼遲宣重,接著迅速低下首,戰戰兢兢應了一聲:“其實出車禍也是假的,遲先生根本就沒有出車禍。那些都是他事先化好裝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2007达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