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565】大結局(7)

作者:湛王妃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565】大結局(7)

    白夜行立刻起身追上去,一把拽住了簡寧的胳膊,似笑非笑道:“什么意思?”

    簡寧桀驁地與他對視:“字面上的意思,拿著這串項鏈滾蛋!”

    白夜行被氣著了,盯著那串項鏈半晌不語:“你和簡家到底什么關系?沈佩佩舍得把一切都給你?你知道這串項鏈的來路嗎這么不屑一顧?”

    媒體講述了很多關于“赫拉之眼”的故事,可是似乎都比不上白夜行了解得多,所以他理直氣壯來勢洶洶,任何對項鏈的褻瀆都是犯了死罪似的。

    簡寧心里翻涌,面上卻維持著冷笑:“白夜行,你不要搞錯了,我之所以肯將我媽媽的遺物給你,不是因為你有道理,而是因為我惹不起你!”

    白夜行眸光一閃:“你媽媽的遺物?你是指沈佩佩?”

    簡寧冷笑,像在嘲諷他:“沈佩佩?沒有生我養我之恩的沈佩佩,不過是認的干媽而已,她愿意把簡氏給我就給我,那是因為她們家死光了,一個都不剩了,我其實也不太稀罕!覺得我很沒良心是吧?良心這種東西留給別人吧,貧民區里長大的我有什么做不出來?可有一點你不能羞辱我,這串項鏈不僅是我媽媽的遺物,還是我爸爸和媽媽的定情信物,陪伴了我媽媽快二十年,你沒有理由說它是你的!只是我扔給你的!拿著它離開我的視線,不要再來糾纏我!”

    這番話說完,白夜行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來,他一手捏著“赫拉之眼”,一手捏著簡寧的胳膊,力氣大得快要將她捏碎,他忽然笑了,湊近簡寧的臉,意味不明地問道:“你是說這串項鏈本來就是秦家的?和簡家沒有關系?是這樣嗎?”

    簡寧奮力想掙開他的束縛,卻掙不脫,疼得眉頭皺起,不耐煩道:“我不知道你為什么這么在意,項鏈是我爸爸送給我媽媽的,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問我爸爸!所以你要拿它當娶我的聘禮,根本一點道理也沒有!你們白家果然就剩下不要臉!現在項鏈在你手上了,你問這些有什么意思?”

    白夜行突兀地松開了她的胳膊,害得簡寧差點跌坐在地上,他又伸手一勾,將她重新撈進了懷里箍住,探頭在她的脖頸間嗅了嗅,似喜非喜道:“小可愛,我可真喜歡你的口無遮攔,年紀小就是單純,可愛到令人發指。好,我接受和你的交易,我去毀了你的姐姐,你嫁給我,從此千溝萬壑任我馳騁。”

    他的每一句話都陰沉沉的,每一個動作都滿含占有欲,雖然不曾有進一步的動作,但只用他的眼神便生吞活剝了她。

    簡寧的臉色瞬間驚慌了起來,結結巴巴問道:“你……你為什么忽然改變主意了?我已經不想再和你合作!”

    白夜行冷笑:“小寶貝,我們之間的關系從來只有我說了算,我說開始就開始,我說結束就結束,我們白家遵守著約定,你們秦家若是違了約,后果可是要自負的!換句話說,即便沒有你的提議,我也是你的未婚夫,這一點從你出生開始就已經注定,我奉勸你好好認命。”

    簡寧氣得快要炸裂,伸手去搶他手里的項鏈:“和你怎么都說不明白!既然這樣,把項鏈還給我!”

    然而她卻什么也沒抓住,搶了個空。

    白夜行將項鏈高高舉起,那雙鷹眸添了幾分暗沉:“別急啊寶貝,咱們有的是時間折騰,項鏈先放在我這,等我弄清楚了再送給你。”

    “要我說多少次……”簡寧假裝聽不懂他在說什么,白夜行卻已經不愿意再說,邪肆地吻住她的唇:“別說了,陪我瘋吧小可愛。你的手槍射擊還不錯,咱們去試試步槍怎么樣?”

    白夜行的身上煙草味很重,煙癮應該很大,幾次摟抱后,簡寧的身上都是這種味道,他抽的煙和顧景臣的也不同,味道更嗆了幾分,簡寧不會分不清。

    在白夜行拿出煙盒,點上一支煙嘬了一口后,簡寧按住了他的手:“……給我也來一支。”

    白夜行吐出一口煙圈,隔著朦朦朧朧的煙瞇著眼看她:“有煙癮?看不出來啊。”

    簡寧不想解釋,自己從煙盒里抽出一支點著了,吸了一口又吐出,那神情和表現絕不是第一次。她把煙盒丟還給白夜行,索性蹲在地上抽了起來。

    白夜行的煙抽到一半,視線一直投在她的身上,現在的女人抽煙的很多,但是小小年紀能抽得如此風情萬種、舉手投足都是迷人慵懶的,他是第一次見。

    他也和她一樣蹲下,像兩個失意人肆無忌憚地吞云吐霧,進出這里的人都是有閑錢有時間的,隨便抓一個都是身價多少地位如何的人物,還從來沒見過有人這么放肆地毀了自己的形象。但是他們也不敢多管閑事,頂多是看上一眼便別開,誰也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白夜行是囂張慣了的,哪里都能生存,他住過環境最惡劣的雨林,也呆過世界上最頂級的別墅,他從不會因為別人的目光改變自己的行動,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誰也管不著。

    可他萬萬沒想到一個小小年紀的女孩也能放得這么開,全不顧任何人的看法。膽子這么大,做起別的事情來,肯定也都特別有滋味,比如說和他在懸崖峭壁上談情說愛,在沙漠峽谷里打情罵俏,在海底玩玩刺激的游戲,他白夜行最大的愛好就是冒險和玩樂,她好像都可以陪他……

    白夜行側著頭看她,嗯,長得也美,還很年輕,可以多調教,滋味也可口,經由他的教導,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他最完美的寵物。

    煙燒到了盡頭,險些燙了他的手,白夜行在地上按滅它,二話不說奪了簡寧的煙,在她憤怒的目光中放進了自己嘴里,吸了一口又還給她,邪肆地笑道:“寶貝兒,還是你嘴里的煙好抽。”

    簡寧瞪了他一眼,將剩下的煙抽完,全程只顧吞云吐霧,不理會白夜行越來越炙熱的目光。

    是,她的確有了煙癮,這不是裝出來的,是在媽媽去世后染上的,可知這世上有一些東西,除非你親身經歷,否則永遠不知道有一天你也會去碰觸。

    有幾個夜晚,她想到夢一樣的從前、想到叵測的以后,一包接一包地抽,帶有鎮靜和麻醉功能的煙會讓人產生依賴,也或多或少可減輕她的痛苦。

    等她丟掉煙蒂,似乎還意猶未盡時,白夜行主動遞上一支,自己也叼了一支,還一只手還圈著她的肩膀,像是十足的黑老大,殷勤地為自己的女人點煙。

    簡寧沒推開他的手,忽然笑了:“要是我爸爸看到會生氣的,你不準說出去。”

    白夜行聽她說“爸爸”,愣了一下才道:“哦,看樣子你還挺在乎岳父大人……”

    簡寧聽他的口吻似乎有些嘲諷的味道,可要再往下聽,白夜行卻并不過多評價,整個人彌漫著一股看不透的感覺。

    顧景臣說白夜行曾過著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她無論在心智還是技巧上都玩不過他。這是一個極端危險的男人,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便知道,到漸漸地“熟悉”起來,她的感覺更甚。

    久久沒再聽見白夜行說話,簡寧忽然幽幽道:“你看不起我對不對?明明在秦家沒什么說話的份,還像個寶貝似的巴著自己所謂的名分不肯放。”

    白夜行回頭掃她一眼,那雙鷹眸瞇起來,還是沒出聲。

    簡寧自嘲地笑了:“做了十八年的孤兒,被人罵過祖宗十八代,從小到大,我的媽媽從來沒能抬起頭來做人,等知道自己原來有個爸爸,他原來還很愛我和媽媽,就放不下丟不開了。什么都不說,身份地位都無所謂,起碼他是我爸爸,起碼他會真心愛我。”

    白夜行“哧”的一笑,眉頭挑高,反問道:“哦,他真心愛你?”

    他的語氣更加不屑似的。

    簡寧像是被惹毛了的刺猬騰地一下站起身來,臉上全是不快,完全掛不住了:“你什么意思?!是,你是出身高貴有人疼有人愛,可是你不能嘲笑我的幸福,不能污蔑我爸爸對我的愛!”

    她狠吸了一口煙,沒有素質地扔在地上踩滅,再不管白夜行的臉色,憤然朝射擊場內走去。

    等簡寧換上了衣服戴上了裝備打完了彈夾里的子彈,還是沒見白夜行追上來,她放下端起的步槍,有點悵然。

    并不是說簡家蒙受了冤屈,就應該向白家解釋、服軟,以證明簡家的清白,因為白家根本沒有作為審判者的資格,而且白家還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她之所以“陰差陽錯”地挑撥白家和秦家的關系,也只是想讓始作俑者明白事情的真相。秦家那么會暗算,就別怪她禍水東引。禍水能泛濫到什么地步,卻不是她能控制的,這其中有多少不確定因素,她也完全弄不清,因為她不過是一只螻蟻。

    緩了緩神,簡寧換了彈夾,繼續端起步槍瞄準靶子,剛要射擊,腰上忽然多了一雙手,有人從背后環抱住了她。

    那個人身上的煙味很重,比剛才更甚,應該是在她走后又抽了很多支。簡寧當然知道他是誰,眼神不由地一暗,想要回頭時,那個人卻在她耳邊道:“別管我,繼續。讓我看看你的技術怎么樣。”

    只要白夜行還沒有離開,只要他沒有失去玩心和對她的興趣,她便多了一層希望。所以,簡寧倒是沒有掙扎,順著白夜行的意思抬起手臂,一陣陣震耳的聲音響過后,靶子上的彈孔十分好看。

    白夜行獎勵似的吻了吻她的面頰,贊賞道:“寶貝,雖然你賽車的技術一般,打靶還可以,我給你多訓練訓練,差不多就可以上陣了。”

    簡寧聽了他的話,好笑地回頭道:“上陣?你要和我玩真人槍戰?這個我倒是沒有參加過,有意思嗎?”

    白夜行看她眼里都是亮晶晶的光,似笑非笑地挑起眉頭道:“寶貝,你好像很感興趣啊……”

    簡寧以為觸到了他的禁忌,正打算蒙混過關,白夜行卻忽然放了話:“好,等咱們結婚的時候帶你回去玩玩,讓你看看你老公我有多牛逼。”

    簡寧聽完他的話,咀嚼了一番他“回去”這個字眼,是回哪里去?回白家駐扎的那個東南亞的小島?白家的根據地?

    她當然不能直接問,只能抵觸:“你早上說讓我猜我們什么時候結婚,你不會真的打算這么快就娶我吧?”

    白夜行握住她的手,將那支步槍放下了,他自己親自上場,戴好裝備,裝彈夾的時候扭頭睨了她一眼,笑容有些放肆,略粗糲的嗓音邪魅無限,他真真假假地嚇唬她:“寶貝兒,你老公我一向是最守信用的,等我干掉了你那個姐姐,你就要履行承諾嫁給我,你覺得這么快是多快?一天還是十天?我做事可是很有效率的。”

    聽白夜行的意思,是要去對付秦采薇了,她又裝作擔憂的樣子擰緊了眉頭:“你不要做得太過分,讓我爸爸懷疑我……”

    白夜行聽了她小女生似的扭扭捏捏瞻前顧后,笑了一聲,抬手射擊——不到五秒打完了彈夾內的所有子彈,且每一發子彈都穿透了完全相同的彈孔。漂亮到極點的射擊水平。

    在一個圈子里呆久了,總能分辨出好壞,同樣的道理,在射擊場呆久了,光聽聲音便知道誰是高手,誰是絕世高手。

    因此,在白夜行的表演過后,臨近的射擊練習者們紛紛朝這邊看過來,甚至連教練也朝這邊走來,充滿驚訝地問道:“這位先生,請問您……”

    不等他問出口,白夜行便抬手打斷他,摘掉了身上那些累贅的裝備,摟過了一旁簡寧的腰,邪肆一笑:“別擋道兒,我老婆不開心了。”

    那些圍觀的練習者和教練居然真的往后退了一步,并不是他們多有禮貌,而是白夜行的目光中透著一股來者不善的味道,他自有他的強大氣場,看一眼便知道他并不好惹,人人都是會趨利避害的精明之徒。

    眾目睽睽,簡寧在白夜行的摟抱下離開,連一點反抗也不曾有,半晌,她才像是被他的槍法嚇傻了忽然恢復正常,開口問道:“你……你是不是殺過人?”

    以白家的背景和手段,間接地弄死簡家已經背負了數條人命,在東南亞那種地方,槍支的管理如此不健全,甚至被毒梟黑老大奉為圣地,作為白家少主的白夜行毋庸置疑殺過人。

    白夜行被她一問,低頭看了看她陡然蒼白的臉色和隱約哆嗦的身體,那雙鷹眸似笑非笑地盯著她:“很聰明啊,看我的槍法就知道我殺過人?的確,不以真槍實彈喂出來的槍法都是空架子,比如你的,還有剛才那些人的……”

    他居然毫不掩飾地承認了,還面不改色地夸她聰明。

    簡寧咬了咬唇,盯著他沒說話,眼神里有著不太明朗的顏色。

    白夜行捏住她的下巴,壓下腦袋吻了下她的唇,松開后笑道:“可憐的孩子,小臉都嚇白了,你是要嫁給我,又不是成為我的敵人,你怕什么呢?”

    白夜行三十歲,比莫苒整整大了一輪,他的成熟碾壓她的清純,他已經吃定了她。

    可是從簡寧的角度來說,她雖然驚訝于白夜行的槍法和狠戾,卻并沒有害怕到極點。她經歷過死亡,手上也有過沈露、傅天澤這些人命,雖然她并沒有動手殺他們,可當時或多或少有種惡向膽邊生的報復念頭,現在也一樣,白夜行的狠戾沒有讓她屈服退縮,她的復仇信念更加強烈!

    沉默了一會兒,簡寧才勉強從結結巴巴中調整好語速:“那……那你要答應我,不準傷害我爸爸,也別讓我爸爸知道我在對付秦采薇……”

    白夜行沉吟了十幾秒,看穿她似的笑道:“哦,你的意思是,壞人由我來做,你繼續做你純潔無辜的秦家二小姐?寶貝兒,你好像弄錯了,是你說讓我幫你毀了你的親姐姐,你才肯嫁給我的,怎么現在我成了棋子了?你這樣可沒有道理。還有,我沒事為什么要傷害你爸爸?你有被迫害妄想癥?”

    簡寧似乎被他問得情緒快崩潰了,她久久沒有辦法回過神來,最終泄氣道:“我知道我和魔鬼做了交易,現在說什么都晚了。好,我們的交易繼續,你去幫我對付秦采薇,只要能讓她痛苦,讓她生不如死,我就會高興。這是我答應了我媽媽的。之后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反正我就這一條命,折騰完了就沒了,也許嫁給你不是什么壞事,起碼沒有人敢惹我了!”

    她說話的底氣越來越足,甚至咬牙切齒,像是墜入魔窟的人從害怕到漸漸適應,再到甘愿被魔鬼同化,激起心中久違的關于仇恨和邪惡的種子,她不想再逃,她順應天命。

    白夜行顯然對她的一系列變化非常感興趣,他盯著她的眼睛,贊賞道:“乖孩子,你可真是合我胃口,我這一身冷血都為你沸騰了。等著看吧,你姐姐會哭的……”

    簡寧還想說什么,白夜行以一支煙堵住了她的嘴,他先點了一支給了她,自己又點上一支,圈著她的胳膊一起往外走,無視墻上貼著的“禁止吸煙”的指示牌,邊走邊笑道:“抽個夠,回去你就不能抽了……”

    隨后,在簡寧的注視目光下,他微微俯身湊在她耳邊神神秘秘道:“寶貝兒,是不是覺得這煙太淡了?下次給你加點料,特好抽,保證讓你醉生夢死……”

    簡寧的心里咯噔一下,瞬間明白了白夜行的意思,“加了料的煙”,對白夜行這種人來說,對東南亞的惡習來說,禁忌的毒品是必玩的東西,一旦沾染上便再也戒不掉了。

    她裝作沒聽懂,吐出煙圈,略期待地應道:“……好,別讓我爸爸知道就行。”

    白夜行聽完哈哈大笑,他的外表是人,內心早已成魔,要拽著她一起墜入無邊地獄。

    當天從靶場出來,又去吃了個飯,白夜行命人送簡寧回秦家,沒有再親自送她。依簡寧的推測,白夜行很有可能是為了弄清楚“赫拉之眼”是否如她所說從秦家流出才會匆匆離去。

    簡寧也沒有具體詢問白夜行對付秦采薇的手段,更沒有仔細追蹤白夜行會對秦家做什么,反正與她無關。

    禍水東引的目的已經達到,她最壞的結果就是死,有秦家陪著當然再好不過,若是白家和秦家的關系堅不可摧,她大不了落得個被秦家拋棄的下場,也并不可怕。但是從白夜行和秦采薇的種種表現來看,秦家和白家的關系顯然漏洞百出。

    回到秦家時,天色已經不早了,她在進門時竟遇見了顧景臣,他穿著白襯衫黑褲子,拿著噴壺正在給秦家客廳里的花草澆水,正對著門口的位置。

    見她回來,顧景臣抬眼看了看她,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沒有波動。

    第一次看到顧景臣這么賢惠地侍弄花草,簡寧倒是有點意外,不用她開口,秦宗寶端了咖啡過來,見了她,解釋道:“妹妹,你回來得正好,難得看到姐夫這么高興吧,連花草都伺候上了。他和姐姐的婚期定了,就在五月最后一天,以后咱們真的是一家人了。”

    簡寧的臉色絲毫沒有變化,心也沒有波動,與顧景臣對視了一眼,顧景臣也異常平靜,她便坦然笑起來:“太好了,恭喜姐姐姐夫,有情人終成眷屬!”

    秦宗寶將咖啡放在一旁,笑道:“姐夫,你的咖啡,妹妹你喝什么?”

    這時秦采薇從樓上下來,一身打扮還是大小姐范十足,她原本是帶著笑的,在看到簡寧的一剎那笑容僵了一瞬,轉而又恢復了,望著顧景臣道:“阿臣,明天去拍婚紗照,婚宴、酒店這些事交給他們,蜜月的地方我也選好了,咱們辦了婚禮就去度蜜月,時間安排上還是來得及的,不,還是綽綽有余的。”

    顧景臣修剪花草的動作沒停頓,卻難得抬起頭對秦采薇笑了笑,點頭道:“好。都聽你的。”

    “姐,六七年了,總算修成正果,我都快急死了,看看姐夫現在對你多好!你們不會是有了吧?奉子成婚啊?”秦宗寶見他們這么和諧恩愛,不由地開起了玩笑。

    秦采薇的臉色閃過一絲不悅,掃視了秦宗寶一眼:“就你話多。”

    秦宗寶沖簡寧眨了眨眼,好像在謀求她的支持似的,簡寧的腦子從剛才起就有點混沌,頭痛的毛病又犯了,可她還是抓住了秦宗寶的眼神,沖昔日死對頭、今日好姐姐秦采薇道:“是啊,姐姐真不容易,我記得語文課本上有句話叫‘守得云開見月明’,大概很適合姐姐吧?祝姐姐姐夫白頭偕老。”

    要說是嘲諷,這番話也的確是嘲諷,要說是祝賀也算是祝賀,聽完了簡寧的話,秦采薇心里的氣一直無法消解,卻不能和她計較太多,畢竟她現在還不能明著對付她,還會讓自己掉價。

    所以,秦采薇冷冷笑了一聲,毫不避諱地端起顧景臣的咖啡喝了一口,語氣涼涼道:“也要祝你和白家少主人有個好結果,聽說他手底下玩死的女人可不少,也許你會是他的真愛吧?”

    簡寧不僅頭痛,還隱隱有些反胃,不知道是不是和白夜行那頓飯吃的,還是身體真的不太好,她將鞋換下,往樓上走去,臨走還沖秦采薇笑道:“姐姐你想多了,我和白夜行好著呢,他今天帶我去瘋了一天,瘋的我累極了,現在得去沖個澡好好休息休息。不必懷疑,也不用‘也許’,我就是他的真愛,他要是玩死我,我也心甘情愿。”

    顧景臣站在樓梯旁邊弄著花草,簡寧路過他身邊上樓去,她說話時他沒抬頭,路過時他的動作卻是一頓,繼而又若無其事地繼續修剪,仿佛對她的事毫不關心。

    秦采薇成了“人生贏家”,至少在她自己眼里是如此,在對待“莫苒”的態度上也寬容大度了許多,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冷笑道:“死鴨子嘴硬說的就是這種人了,真可憐。”

    簡寧回了房間,身體有點虛脫,關上門進了洗手間,她卻沒有馬上洗漱,而是坐在馬桶上抽起煙來,

    一支接一支,煙霧通過排氣扇排出去,排不出去的都被她吸了進去,她忽然病態地想念起了白夜行,他起碼能陪她抽煙。

    她的確是可憐,找不到一個人說話,簡家死光了,工作上JANS.C的江瑤和方怡都只是在利用她,真心對她好、好到沒話說的彭城被她甩了、傷了,有血緣的秦家是個巨大的囚籠,里面都是仇敵,而深不可測的白家是龍潭虎穴,她要一個人往里闖……她曾愛過的那個人,做了秦家的女婿,快要結婚了。

    還好她早已沒有心,否則應該會很痛,簡寧轉頭看了一眼拉了簾子的窗口——多少人曾從這里跳下去,好像失足掉下十六樓的沈露,所有的痛苦在死去的那一刻都不會再存在了吧?

    煙燒到了手,簡寧醒了一點,忽然聽到洗手間的鎖響了一聲,接著有人擰開了門,她的腦子混沌,一時竟忘了將煙熄滅,坐在馬桶上抬頭看向來人。

    隔著一道沒被排氣扇吹走的煙圈,簡寧瞇著眼,好幾秒才看清了來人,她叼著半根煙低頭看了看自己,隨后笑道:“哦,原來我穿著褲子呢,也不算暴露癖了,姐夫有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2007达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