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五十章 番外(完)

作者:少說廢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150 番外(完)

    質疑男人能力的結果就是被按在塔頂親了個爽。

    淺淡的甜意漸漸將醫療用血冷藏后的鐵銹味驅逐, 因為男人心機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青年甚至沒做什么反抗, 就乖乖放松了自己的齒關。

    大抵是因為還不太餓的緣故, 青年這次并沒有再露出尖尖的獠牙,一回生二回熟,專注把親吻這件事歸于“進食”的林果,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了男人越線的親昵。

    直到隱約感到男人身下某個不可描述處的蘇醒, 理智尚存的青年, 這才突然用力將男人從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被用完就丟的晏柏:……?突然感覺自己好委屈。

    “今晚的月色真不錯, ”敷衍地稱贊一句,青年順了順呼吸,盡量壓下自己臉上的熱意, “你接著看, 我先回房睡覺了。”

    還沒等男人再說什么, 熟知自己身體異變的青年便縱身一躍從塔頂跳了下去,哭笑不得地眨了眨眼,男人只能尷尬地坐在原地,默默吐槽著自己曾經盼望已久的“情趣”。

    月落日升, 時間在這棟偌大的古堡內好像失去了意義, 除了偶爾會上門送血的快遞小哥, 青年從沒在古堡里見過第二個人。

    趴在自己隨便從一個房間里扒拉出來棺材上看書, 林果只覺得自己的心中充滿了好奇。

    恕他直言, 那些血液的味道那么奇怪,男人怕不是要捏著鼻子才能喝得下去?

    腦補出對方擰著眉頭的糗相, 青年一個忍不住,嘴角便勾起了一絲狹促的笑意。

    “那是備著用來招待客人的東西,”像是猜透了青年的心思,倒掛在房頂上的男人無聲落地,并且刻意加重的“客人”的讀音,“山珍海味吃多了,也是時候讓他們來點野菜清清胃。”

    “有人要來?”早已習慣了男人隨時隨地的出現,青年將書翻過一頁,連一個眼角的余光都沒多留給對方,“你親戚?”

    “一群八竿子打不著的小輩罷了,”自來熟地坐上青年的棺材,男人抬手摸了摸對方的腦袋,“他們想見見你。”

    華夏區唯一一個純血親王有了后裔,除了世界各地震驚不已的吸血鬼們,人類的治安官那邊也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熟練地偏頭避開男人的“慈父式疼愛”,從小就性格孤僻的青年,壓根就不想和那些不認識的人或吸血鬼扯上關系。

    “該有的警告還是要有的,”并不在意青年的無禮,男人最近變得格外平易近人,“我晏柏的第一個后裔,總不能叫別人隨便欺負了去。”

    這語序還真有那么點老派吸血鬼的感覺,從書本的文字上抽回神來,青年抬起頭來,一雙在血族中獨一無二的黑眸在燭光的映射下格外美麗:“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因為……”不想在還不確定的時候嚇到對方,男人故作猶豫,隨后又在下一秒笑得痞氣,“因為我是林果小朋友的爸爸啊~”

    “晏柏!”

    充滿生氣的怒喝在房間內響起,就算房門厚重,也隔不住那噼里啪啦東西碎了一地的聲音。

    堡外陽光明媚,堡內雞飛狗跳。

    被自家“兒子”追著“暴打”的晏柏,忽然覺得這樣的日子也挺有趣。

    *

    雖然很享受這種有事沒事就調戲自家媳婦的二人世界,但勉強還記得那么一丟丟劇情的晏柏,還是迎來了那場拖延已久的宴會。

    窗外寒風凜冽,古堡內卻因為那壁爐中跳躍的火焰而顯得溫暖如春,俊男美女們輕搖著酒杯低聲交談,復古優雅的穿著仿佛是集體穿越回了中世紀。

    被鼻尖的香水味和血腥氣刺激,身為新任治安官的于海捂住嘴巴,特別小聲地打了個噴嚏。

    盡管已經和吸血鬼達成了和平協議,但為了避免某些惡性意外的發生,人類政|府還是組建了一批配有十字架圣水銀子彈的治安官。

    一個剛剛由人類轉化成吸血鬼的公爵后裔,幾乎在聽說這個消息的第一秒,相關部門就準備好了專門應對對方的治安小組。

    畢竟還沒有被漫長的時光磨去身上的人性,如果對方愿意合作,人類的壽命一定也可以跨上一個嶄新的臺階。

    聽說那后裔是個剛工作沒多久的年輕人,治安部部長大手一揮,還特意貼心地送上了于海這樣一個職場同款小菜鳥。

    不知道那個叫林果的人類什么時候才能出現,假裝鎮定地握住系在手腕上的十字架,站在規定安全區的于海,深覺自己像是一只闖進了狼窩的小兔子。

    在那群吸血生物的眼中,自己大概也就是個會跑會跳的人形血袋。

    血族們閑聊的聲音很小,卻也不至于一點點都聽不清,然而,就在于海即將捕捉到某些重點信息的那一剎那,大廳卻忽然在瞬息間徹底恢復了安靜。

    “親王大人。”

    在這一刻,無論是自詡高貴的血族、還是心懷警惕的人類,所有生物都對那個順著樓梯緩緩走下的男人表現出了絕對恭敬。

    親王,在不動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前提下,甚至沒有人能有資格和對方同歸于盡。

    不過,比起在重大活動中露過幾次面的紅眸男人,他身旁那個氣息已達公爵的青年顯然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對方的瞳色未變,看起來和各方資料上的照片并沒什么差別,不卑不亢地站在晏柏身邊,氣質拔群的青年完全沒有被身旁男人的氣勢所壓倒。

    觥籌交錯,華爾茲的曲調在主人的點頭下緩緩奏起,不想跳舞也不想應對任何人的盤問,硬被男人拉來走個過場的青年找了一個角落,心情微妙地看著那個舞池中央引領開場舞的男人。

    “那是邁卡維安族這一代的女族長。”按照前輩的指示上前搭話,于海緊握十字架,卻還是忍不住在青年看過來一瞬打了個哆嗦。

    見對方冷淡的臉上沒什么反應,于海聳了聳肩,努力想讓自己看上去輕松一點:“我是說……晏家或許需要一個足夠美麗的女主人?”

    “多個后媽什么的,這聽起來可真刺激。”

    眼神陡然犀利,青年只是想想那個可能會出現的場景,心中就忍不住燃起了一簇又一簇的怒火。

    和男人一起生活了太久,他差點忘了地球上還存在著他們二人以外的世界,朝夕相處血液共鳴又如何,這對人類來說足夠長久的半年,在血族眼中或許還長不過平日里打發時間的消遣。

    “你還好嗎?”掏出一個懷表大小的監控器,于海看著上面搖搖晃晃的指針謹慎開口,“能量不穩,你還沒有學會適應血族的新身份嗎?”

    “不過也對,初擁過后就成了公爵,這可是多少血族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好運……”

    初擁,想起那個迷亂且將自己拖入另一個世界的夜晚,青年就覺得眼前那對在舞池中央共舞的身影格外扎眼。

    來不及等那個呆兮兮的治安官把話說完,青年難得地情緒外露,無禮地閃身從眾人面前離去。

    意味深長地掩唇一笑,早已看透一切的女人停下舞步,優雅地提起裙擺向男人行了一禮:“午夜已至,您該去追那個真正的灰姑娘了。”

    該隱大人在上,除了愛情,還有什么能讓一個吸血鬼心甘情愿地與對方分享如此珍貴漫長的永生?

    *

    冬夜的月光很冷,坐在早已被自己霸占標記的頂樓上,青年攏了攏身上的外套,金絲邊的眼鏡也被呼吸染上一抹白氣。

    他不該這么任性。

    今天這場宴會本就是男人為了介紹他的身份而特意舉辦,現在自己如此不給面子地起身走人,也不知會讓多少在場不在場的吸血鬼和人類看了笑話。

    可他忍不了。

    只要想到什么該死的“青梅竹馬女主人”,青年就再也維持不了自己平時淡定自持的理智。

    下意識地摸了摸左手無名指的指根,林果總覺得自己那里好像是缺了什么,思考無果,青年小動物似的縮成一團,忽地想起了兩人曾在塔頂上有過的荒唐一吻。

    “怎么哭了?”無聲無息地被人從身后圈住,青年竟錯覺般地從對方身上感到了一絲溫暖。

    “你才哭……”條件反射地抬頭爭辯,林果在對上男人笑眼的一刻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上了當,沒好氣兒地推了對方一下,青年的話里還帶著點糯糯的鼻音,“離我遠點。”

    “寶貝醋了?”準確地道明青年的心思,男人愉悅地在對方耳尖上親了一親,“醋了就好,要是你還是沒感覺,為父恐怕就真要被你的遲鈍氣得吐血。”

    電光火石間明了男人的“圈套”,青年睜大雙眼:“你詐我。”

    “兵不厭詐,”一路吻至青年的唇角,男人霸道地奪去了對方的呼吸,“不是好奇我行不行嗎?爸爸現在就來告訴你……”

    雪花紛飛,失了主人的宴會場面混亂,誰也沒有閑暇去注意那古堡塔頂一角上的曖昧。

    “叮。”

    雨歇云收,兩枚銀底翠紋的戒指因緊扣的十指而相撞,隨即帶出一聲清脆且清晰的撞擊音。

    “晏大Boss……”

    “嗯?”

    “你好像很愛當我‘爸爸’的樣子。”

    “……。”

    蜜月告罄,可屬于林果和晏柏的幸福,還將永永遠遠地繼續下去。

    番外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2007达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