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462章 我知你心

作者:流浪的法神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hhlpaz.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眼下的形勢錯綜復雜,各方高手都在東州云集之時,尤其是秦繼手底下的殺手更是四處在搜尋萬小蕓等劍島要員,在武縣,好歹有眾多武道高手庇佑,若是去了東州反而不安全。

    “是啊,萬夫人,侯爺既然已經現身,卻沒有來此跟幾位夫人相見,想必是不急著眼下,還是大局為重吧。”

    關迎春也勸道。

    眾人都是迫不及待想見到秦羿,但經過這么一想,卻也有幾分道理。

    以秦羿的神通,要相見何難,但既然是派人送丹藥來,自然有他的安排。

    “那好,我們姐妹幾個就先在武縣,待東州光復后再見羿哥。”萬小蕓恢復了平靜,想了想道。

    ……

    東州。

    程豪此刻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一個個光復的消息如雪片一般飄來,云州、北州、西州先后被攻陷,那些曾經被秦繼下了重力整頓的新堂口,在老秦人的沖擊下幾乎是不堪一擊。

    甚至有不少堂主和重要執事,連打都沒打,就主動投降了。

    畢竟張大靈的威望擺在那,又是地獄歸來,光這名頭就足夠震懾八方了。

    而秦繼所謂的鐵桶江山大部分都是靠金錢在維護,在生死面前,金錢的威力是如此的渺小,那些可惡的家伙自然是選擇了放棄抵抗。

    程豪素來是把秦幫看成是自家江山,他很清楚如果他的表弟亡了,他所有的榮華富貴也將全都化為烏有。

    所以,旁人可以放棄,但程家人卻是末路狂飆,哪怕是耗盡最后一滴血,也在所不惜。

    “堂主,剛剛得到消息,首沙堂主程英杰戰死,首沙已經被柳仲與張夜庭的人給打了下來,如今整個南方全部打的是老秦的旗幟。”

    “而且,屬下按照您的指示去了北方打聽,整個北方無論是名門大派還是世家,無一人附和幫主。更糟糕的是,聽說昆侖山封山了,也就是說,咱們的秦幫只剩下一個空架子了。”

    程豪身邊的親信扶了扶眼鏡,惶然不安道。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就上個月,這江山還是鐵打的啊。”

    “區區武縣這一槍打下去,竟然全崩盤了,該死,如果秦幫亡了,我程豪就是秦幫的千古罪人啊。”

    程豪滿臉抑郁,仰天長嘆。

    這話確實不假,武縣這一槍打響,就是他執行不力,派了個金復秦去,不僅僅沒能滅了錢石光,反而點燃了這個炸藥桶。

    早知道錢石光偷那點錢會引起這么大的禍害,程豪大可派殺手前去處罰,何必這么大動干戈。

    “堂主,這也怪不了你,如今的天下大勢就是這樣,沒有錢石光,也會有李石光跳出來,歸根到底還是底子沒打牢固,咱們太小看老秦人的力量了。”

    “眼下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四州老秦已經云集,東州地底下也是暗潮洶涌,堂主還是想想怎么迎敵吧。”

    親信道。

    “看來守住東州是難了,你傳我令,所有弟子以堂口為中心收縮,老子要在東州跟這幫老秦的龜孫兒大戰一場,看誰能笑到最后。”

    程豪還是有點底氣的,說到這,他想了想又道:“麥隆烈去哪了?”

    “洋毛子這幫人整天花天酒地,這會兒還不知道在哪享樂呢。”親信不爽道。

    “叫他回來,我有種預感,今晚四州的老秦力量就會攻打東州,無論如何,也要他們拼盡全力,這幫人的火力不是咱們能比的。”

    程豪吩咐道。

    殘月升空,東州一片昏蒙。

    秦羿緩緩走進了聽雨軒。

    沿途幾個看守唐驍月的弟子,余光剛看到秦羿的瞬間就石化了,天下之人,沒有人能阻擋他的腳步。

    就在前兩天,秦繼發現資金被轉走后,為了加強對老秦人的控制,尤其是像唐驍月這種重要人員,更是加派了重兵。

    小小的聽雨軒內,竟然駐扎了上百個秦幫弟子。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街區堂口的人數了。

    “什么人,站住。”

    當走到湖心小島時,有哨樓的秦幫弟子發現了這位不速之客,超強光柱立即照了過來,見來人并非幫中兄弟,頓時大喝道。

    “江東秦侯!”

    秦羿低低道。

    “秦侯!”

    那弟子心中大驚之余,耳內驟然如果為焦雷所作,慘叫一聲從哨塔上栽了下來。

    嗚嗚!

    警報聲劃破了夜空。

    百十個弟子拿著武器從里邊沖了出來,圍住了秦羿。

    領頭的弟子一邊用手機戰戰兢兢的向總堂傳話:“呼叫總堂,秦侯已經進入聽雨軒,秦侯已經進入聽雨軒……”

    “黃泉騰龍!”

    秦羿緩緩走向領頭的弟子,伸手摘下他胸口的徽章。

    那弟子在驚天的氣場下,雖然有百十號兄弟,愣是動都不敢動,在場之人就像是被一根繩索給捆縛主了,渾身僵直,連呼吸都變的極為困難。

    “你們不配這枚徽章,我不想殺人,卸下徽章,滾吧。”

    秦羿握著徽章,如同被灼傷的印記,昔日的信念全都浮上心頭。

    何為天下?

    唯有天知地知!

    那些弟子瞬間就像是得到了解脫,渾身束縛立解,摘下胸口的徽章,一個個搭聳著腦袋滾出了聽雨軒。

    他們無需確定這到底是不是秦侯,有一點很明確的是,這個人不管是誰,都不是他們能惹的起的。

    能撿回一條小命,無疑是走了狗屎運。

    唐驍月透過窗子往外看去,灰蒙蒙的看不真切,隱約像是有一道人影站在不遠處。

    院子里那些臭男人的嘈雜聲仿佛瞬間煙消云散了,發生了什么?

    “小妍,你在這別動,我去看看。”

    唐驍月拔出了匕首,打開一道門縫,走了出去。

    如今是非常之時,來人很有可能是秦繼派來的殺手。

    “嗖!”

    唐驍月這些年的修為精進不少,如同獵豹一般竄了出去,待靠近那人,剛要下手。

    那人突然轉過了身來,滿臉親和的笑意:“小月,怎么,連我都不認識了?”

    唐驍月雙眼滾圓,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淚水瞬間而至:“羿哥,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當然不是?”

    “小月,我回來了。”

    秦羿微笑張開了雙手。

    果敢、無畏,果然還是自己的霸王花。

    “羿哥。”

    “嗚嗚,你怎么才回來,我還以為你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唐驍月一把撲入秦羿的懷里,嗚咽痛哭了起來。

    安慰了一番,唐驍月與秦羿踏入正廳,見到了溫雪妍。

    溫雪妍見著秦羿,驚喜落淚之余,更多的是惶恐不安,她沒有資格像唐驍月一樣再次投入秦羿的懷抱。

    秦幫走到今日,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也許秦羿會對自己無比失望吧。

    溫雪妍背轉身,她實在不知道怎么面對昔日的愛人。

    “小妍,你受苦了。”

    秦羿走了過來,輕輕摟住了她。

    一句你受苦了,瞬間瓦解了溫雪妍所有的委屈。

    “羿哥,對不起,我也沒想到秦幫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真的對不起……”

    溫雪妍埋在秦羿懷里,不斷的流淚自責。

    “柳仲說的對,秦幫本身存在著巨大的問題,錯不在百姓,錯不在你,所有的原罪全在我一人之身。”秦羿仰天長嘆道。

    這些天,他也想明白了。

    這天下本就不該有凌駕于其他之上的機關存在,來救濟、執法,這樣不僅僅打破了華夏的秩序,同時,更把整個天下攪亂了。

    表面上看來,在前些年百姓得到了實惠。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秦幫底子的腐爛,百姓已經忘記了,他們的生存需要靠自己的雙手,而不是冠冕堂皇的等待著秦幫的救濟。

    仁義從來不是大治天下的靈藥。

    單從人的劣根性來看,這世上從來都不存在所謂的天下大同,人人趨公。

    秦幫以強大的力量強行改寫了秩序,也僅僅只維持了二十年。

    或許沒有溫雪妍這些人的改革,甚至連二十年都撐不了。

    一旦秦幫崩潰,他們便會變成百姓口中的騙子,人們只會懷念秦侯的仁義,卻看不到眼下的滄桑。

    是時候還天下于本了。

    “羿哥,謝謝你。”

    溫雪妍抬起頭看著秦羿,無比感動道。

    “誰都可以不知你,我能不知你嗎?”

    “傻丫頭,所有的苦難都結束了,從這一刻起,你只是我的小妍,不是溫夫人,不是溫總裁。”

    秦羿深情道。

    “羿哥,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

    唐驍月適時的打斷兩人膩歪問道。

    “今晚先拿下東州,明日待與小蕓等人會合后,再行前往石京。”

    秦羿道。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2007达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