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第一個故事:恩情?狗屁的恩情!

作者:似水年華流年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hhlpaz.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全本小說網 www.hhlpaz.live,最快更新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最新章節!

    “娘!”坐在路邊的小男孩叫嚷著。

    今天的娘格外的冷漠,并沒有像往常一樣。

    只要聽到他的聲音,就會回頭給與一定的回復。

    他皺著眉頭看去,發現那個消瘦的身影沒有停留。

    雖然背著背簍的娘,腳步走得很慢。

    但此刻的她卻沒有回頭的意思。

    甚至是越走越遠。

    他有些惶恐。

    最終站起來追上去。

    在前面走著的陳母,根本無力答應什么。

    此刻的她,已經是累得整個人都是有些神智不清。

    她只知道自己要一步步往前走。

    千萬不能停下。

    只要停下來。

    她就感覺自己累積了。

    恨不得往地上一躺,再也不想起來。

    她太累了。

    想死。

    不單單是累。

    她還應該是很餓。

    卻因為餓得太久,餓過勁。

    但身體上還是感覺出來缺少熱量。

    整個人是發飄,背著的東西也是越來越重。

    她很想就這么雙腿一蹬,直接死過去。

    家里的勞力少,只有她一個人干活。

    前兩年家里的頂梁柱她的丈夫。

    在一次外出找食時出事死掉。

    好在不是什么反動分子。

    留下的孤兒寡母。

    相依為命。

    她早早地守寡后。

    就想著把自己的兒子拉扯大。

    對于兒子,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喝。

    按說她年紀還不大。

    才三十歲左右。

    心如枯槁。

    對梳妝打扮也沒有興趣。

    在丈夫死后,她直接進入老齡化。

    當然,說實話就是有興趣。

    也沒有什么可打扮的。

    那那都是要票。

    家里連飯都吃不飽。

    她那里還有什么心思打扮?

    她帶著一個孩子,生活得很艱難。

    整個家里只有母子兩個人,她都不敢和男人多說話。

    寡婦門前是非多,就怕引別人的風言風語。

    要是被人抓奸,會被抓起來游街。

    這一點要很注意,以防出事。

    她拼命的干活。

    想著養活大自己的兒子。

    這樣子的話,才對得起丈夫。

    在她心里,兒子就是她的命根子。

    她自己可以虧待自己,卻還是給兒子盡量吃飽。

    好不容易自己舍不得吃、穿,攢下一些東西,只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命根子竟然給自己狠狠一擊。

    她攢了很久的糧食和衣料,都被自己兒子一起都送給別人。

    而她本人根本就不知道,卻發現家里多了一張嘴。

    這真的是令她無比的悲傷。

    她都養不起兩個人。

    還要養三個人?

    呵呵!

    把她那個氣。

    “娘。”

    他在后面叫著。

    但她已經不想聽。

    這一次真的是傷了她的心。

    這時候,那個小小的身體追上來。

    用他稚嫩的肩膀幫著扛著背簍,“娘,我幫你。”

    看到這一幕,她有些想要哭。

    孩子,不是娘狠心。

    是家里真的窮。

    你知道嘛?

    咱們自己都吃不飽飯。

    怎么可能去做什么大善人?

    沒有那個能力,就不要去做超過范圍的事情。

    但她想起來,自己一想是想要兒子做個好孩子,她的心終于軟下來。

    可這一刻的她,又累又餓又渴。

    嗓子眼里仿佛要冒出煙來。

    此刻的她再也挺不住。

    肩上的背簍。

    越來越重。

    視線模糊。

    眼前直冒金星。

    整個人仿佛要飄起來。

    身體搖搖晃晃了幾下子,就栽下去。

    隱約聽到兒子的哭聲。

    好想睜開眼睛看看。

    眼皮重若千斤。

    抬不起來。

    還是,

    好好休息一番。

    哭聲漸漸聽不見。

    她失去了知覺。

    “娘。”

    兒子實在是拉不起來自己親娘。

    哭喊了一會,趕緊去找人,看看娘怎么樣。。

    等她陳母再一次醒過來時,已經到了第二天。

    在她昏迷時,有人拿出珍貴的紅糖給她喝了一碗,才救了她一命。

    在她醒過來的時候,就看見兒子兩眼紅腫著。

    “娘。”他才知道娘一直餓著。

    再也支撐不住,才會倒下。

    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但他還是知道要是娘死了。

    那么他就是一個孤兒。

    就如同曉曉一樣。

    他不要變成那樣,他想要娘活著。

    “吃點東西吧?”他端來一碗小米粥,好在是還有點小米。

    她感覺自己肚子餓了,就一口氣把這一碗灌下去。

    吃完后,發現那個女孩就在一邊。

    此刻正帶著一臉的渴望。

    看著陳母。

    看到這個丫頭。

    她就心里冒出不少火。

    當她和陳母的視線相遇時,小女孩趕緊后退。

    看到她,陳母就想起兒子做的蠢事。

    “她怎么還在?”

    她聲音有些嘶啞地問。

    “娘,你看,曉曉的家人也不要她,不如咱們留下她吧!”

    “什么?鐵蛋,你知道家里沒有錢,沒有糧食,怎么再去養一個外人?”

    “留下我,我吃的不多。”那個叫曉曉的女孩哭著說。

    那個把她留下的人給她說,不能再養活她。

    如果這家人不養她。

    她就要死。

    她不想死,想著活。

    雖然她還小,但也知道只能扒著這個男孩子。

    一路上,她已經吃過不少苦頭,不再想著流浪。

    “娘,曉曉的家人早就走了,咱們留下她,就算是我的童養媳。”鐵蛋說。

    “你說什么?童養媳。”陳母一下子瞪大眼睛。

    氣得不行,她真的不想多養一個人。

    真的是有些挺不住。

    要不是她現在沒有力氣。

    現在的她都想著蹦起來,揍自己兒子一頓。

    “我愿意做鐵蛋哥哥的童養媳。”王曉曉冒出來說。

    “娘,就留下曉曉吧。”

    “你!”

    她只想昏過來。

    看著手拉著手,帶著渴望看著自己的兩個孩子。

    她有種自己此刻就是想要棒打鴛鴦的惡王母娘娘的感覺。

    也不知道這個王曉曉給兒子吃了什么東西,讓他一心想著她。

    她手指有些發顫,要不是力氣不夠,她都想要他們滾。

    就在此刻,聽到有人說:“侄媳婦,你好點了嗎?”

    隨著聲音而至的人,是村里的一個長輩。

    邁著一雙解放腳。

    是原本的裹成小腳后,又放開的腳。

    雖然走路上,還是有些不怎么舒服,但好一些。

    她此刻也是一個瘦小的老太太。

    這年代胖子太少。

    一個個都吃不飽飯。

    “嬸子,你怎么過來了?”

    “哎,這不是聽說你昏過去了,你怎么這么辛苦?”

    “嬸子,你也知道的,當年家里還欠著人家的饑荒,我想著盡早攢出來,還回去。”

    說到這里,陳母差點哭出來,她容易嘛?

    現在的人一個個都是窮得不行。

    她借了人家的,想著趕緊還。

    好在是大部分還了。

    就差最后一些時,被兒子霍霍了。

    她看那個女孩子能有好心情才怪,想象就生氣。

    “那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作踐,要是沒有好身體,說什么都沒有用。”

    “嬸子,我知道了。”陳母說。

    她眼圈一紅,真的是很累。

    “那些東西是拿不回來了,那個人已經早早離開。”嬸子說。

    “那這個孩子怎么辦?”陳母說。

    “.......”

    嬸子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說起來現在家家戶戶都是窮啊!

    現在大家一年到頭,能吃頓飽飯都是難得的。

    誰愿意養一個不大的孩子?

    養不起。

    前幾年災荒年間。

    鄉親們都不敢結婚。

    這些年才緩過來點,開始婚嫁。

    算是多了一些孩子,但想要養一個外人,無能為力。

    有些人家生下女兒,直接就扔掉。

    因為實在是養活不起。

    個個是嗷嗷待哺。

    窮啊。

    就連她這個老婆子。

    這些年也是勉強活著。

    這個孩子,村里人就沒有想要養的。

    他們這些農村人,只會種地。

    光是種地,勉強糊口。

    唉!

    老太太嘆了一口氣。

    算起來她是陳母的娘家人。

    當初陳母嫁進這個村也是她做的媒。

    在心里頭,她是多少明白陳母的心思,真的很難。

    看了一眼王曉曉,這個小丫頭原本應該是養得不錯,即使現在看也是特別可愛。

    只怕是不知道從那個地方跑出來的城里人,實在是熬不下去。

    說起來,那些城里人這些年應該也吃了不少苦。

    但和農村的人們一對比。

    還是好上不少。

    這一點從大家想要進城市看出來。

    雖然說,城里人一年到處買東西都要票證。

    鄉下人吃飯什么的,都靠自給自足,沒有什么糧票。

    但鄉下更難,一年到頭也就是能夠見到幾尺布票。

    再給點油票,生孩子時,給點棉花。

    其他什么票證就沒有。

    真的是眼饞。

    如果鄉下人去城市一趟。

    會感受到了不少城里人的諸多蔑視。

    從面容到穿著,甚至連說話也會被人諷刺挖苦。

    而現在這個孩子,以老太太的感覺應該就是原本的城里人。

    這從她的膚色、聲音等等方面看出來。

    此刻看到所謂的城里人落難。

    老太太心里有些幸災樂禍。

    竟然要靠泥腿子。

    對于陳母的憤怒,老太太很理解。

    但鐵蛋娘的東西實在是弄不回來,又不能把小丫頭賣了。

    再加上鐵蛋也是一直哀求。

    她來勸勸鐵蛋娘。

    千萬不要和自家孩子擰著。

    要是這樣干的話,會和自己兒子離心的。

    雖然鐵蛋才九歲,但陳家的男人天生性子擰。

    這一點,老太太自己是深有體會的。

    當年她的兒子想要去外面。

    她不準。

    結果兒子就偷跑。

    最后也沒有回來過,讓她這個當娘的心,一直惦記著。

    一別幾十年,兒子就沒有了消息。

    只怕是再也回不來。

    哎!

    她讓鐵蛋帶著王曉曉下去。

    和陳母說了好久,把整個事情掰碎了講清楚。

    讓鐵她不得不接受一個倒霉的現實:她又要多養一個孩子。

    嬸子說了,這個漂亮的女孩子是兒子的童養媳。

    將來算是省了一筆彩禮。

    還是劃算。

    其實,她不喜歡。

    她寧可要出一筆彩禮。

    而不是現在多了一個拖油瓶一樣的女孩。

    可當娘的,最終是擰不過兒子。

    兒子在知道娘把女孩留下后。

    歡喜若狂。

    在定下來之前。

    她還是問王曉曉。

    問她本人愿意留下吧?

    她眨巴著大眼睛,說:“愿意,我愿意成為鐵蛋哥哥的童養媳,會乖乖聽話。”

    陳母其實是有些失望中的。

    很想讓她說不愿意。

    就可以送走她。

    顯然那個丫頭竟然沒有說。

    讓陳母在心里是有些不怎么快樂的。

    雖然嬸子說:自己的東西拿不回來,虧了。

    可是要是把王曉曉養大變成兒媳。

    最后就賺了。

    但她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

    后來,等到陳母在死前,終于明白過來一件事。

    其實在感覺自己虧了時,就應該割肉止損的。

    而不是再一次追加投入的東西。

    這樣,只會是虧損越來越大。

    太虧了啊。

    她的這一生真的是很虧。

    她不知道自己上輩子做錯什么事情。

    讓她生了一個不聽話的兒子。

    她的心再一次揪痛起來。

    在生命的最后時候。

    她仿佛又看見了王曉曉。

    那個穿著時髦,披金帶銀的女人。

    而從她嘴巴里吐出的話,讓陳母心痛。

    “在你們陳家非逼著我和鐵蛋結婚的那一刻起,所有的恩情就沒有了。”

    “呵!”陳母在最后時刻無比清醒,她在心里說:“簡直了,這個女人還好意思這么說,簡直就是......”

    “簡直就是既當又立。”鐵蛋娘在心里罵著。

    “恩情?老娘需要你記著恩情嗎?”

    **************

    以上省略一百字的罵人話。

    “要是你念著恩情,你就應該在考上大學后,勤工儉學,放過我家鐵蛋。”

    “硬逼著你結婚?呵!當年我可是給你選擇,你自己考上大學后,就應該靠自己了。”

    “畢竟鐵蛋和你差著不小的距離,一個是初中生,一個是大學生。”

    “那么你走你的陽光路,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

    “那些年來,陳家吃盡了苦頭,才供出你這個高中生,也算是仁至義盡。”

    “可你一方面就是不吭聲,一方面又給鐵蛋下迷魂藥。”

    “讓他跑去當一個遠洋輪船上的船員,供你上大學。”

    “還有臉說什么恩情還清了?”

    “你要是說還恩情,就直接走人。”

    “就不要問鐵蛋要錢,讓他找一個適合他的妻子就好。”

    “讓鐵蛋像是一個傻驢子一樣,把自己千辛萬苦掙來的錢給你。”

    “更可恨的是,為了讓王曉曉走開,就特意搞了一次逼婚,結果她竟然同意了。”

    陳母想到這里,就有些嘔心,這是怎么樣的一個賤人。

    這種拈輕怕重、心思重的兒媳。

    她根本就不喜歡好吧?

    但鐵蛋喜歡。

    一點甜頭。

    就讓他喜的是。

    不知道親娘在哪里?

    陳母到了后來,是絕望了。

    這是自己養的兒子。

    走到這一步。

    是報應。

    她老了。

    過去幾十年來。

    她把自己當成一個男人使。

    下場就是整個身體到處都是毛病。

    她才五十歲出頭,已經是滿頭白發。

    整個人看上去像是八十歲。

    她也管不住鐵蛋。

    就不在管。

    王曉曉上大學后。

    就基本沒有回來過這個家。

    也就是有一年快大學畢業時,回來了一趟。

    和鐵蛋見了一次面,待在家里幾天后,就走掉。

    過了幾個月,就接到消息,她生了一個女兒。

    讓鐵蛋娘有些詫異。

    生了孩子?

    后來兒子把那個孩子帶回來。

    說是孩子的媽媽沒有時間帶孩子。

    鐵蛋娘對小孫女倒是很喜歡。

    可愛的女娃娃。

    人老了。

    自然喜歡可愛的孩子。

    可她的身體虧空太多,漸漸不行了。

    卻發現那個當母親的。

    根本就不在意孩子。

    哎!

    她并沒有感覺有氣。

    那個女人就不怎么樣。

    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女人。

    即使是親骨肉也不會放在心上。

    她努力想要讓孫女活好。

    教給她很多道理。

    孩子的路還長。

    她一直熬著,生命之火漸漸熄滅。

    終于到了最后的時刻,她一直是硬挺著。

    她要等著兒子回來,然后把那個孩子交出去。

    “爹,你回來了?”一個童聲說。

    然后院子里傳來腳步聲。

    還有鐵蛋的聲音。

    在最后一刻,她不想看到那一張蠢驢臉。

    她最后吸進一口氣。

    在吐出那一口氣,她在想。

    “恩情?我根本就不想施恩,我寧可自己對自己好點。”

    想完,她的手無力地垂下。

    辛勞了一輩子的身軀。

    變彎了很久。

    如今終于可以伸直。

    PS:再有人在各個網站、貼吧DISS流年,流年就祝那些人在現實生活中遇到米蘭達。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2007达乐透走势图